苦楝皮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赵子莲儿时夏天 [复制链接]

1#


  最近疫情反复,天天闷在一座城市不能随意出门,我和孩子都觉得这日子难熬,打发时间的唯一工具就是电子设备,放下手机就觉得无聊。如今的夏天,就是一个字,“热”,两个字,“烦闷”。


  我小时候的夏天可不是这样,太快乐了以至于特别热爱它。


  那时候,生活在乡下,夏天到了,蝉儿比屋檐下的黄更鸟起得更早,拉大锯一般地在门前的苦楝树上噪叫,估计也是热醒的。在乡下睡了一夜,其实就是在汗水里泡了一夜,早上起来,摸脸颊和后背,都是变凉了的汗水。


  村里有河,母亲怕我们这些顽劣的孩子去小河游泳,先编造了淹死鬼的故事,吓了我们一阵子后,故事就失效了。她们检测我们是否游过泳的方法很简单,指甲在我们手臂上轻划一道长痕,水里浸泡过,痕就浅,孩子多数要挨打的。现在,我还只会那时在故乡小河无师自通学会的游泳招式。


  儿时的夏天没有空调一类的高档电器,也没有电脑一类的奢侈电器,只是刚刚通了电,安了电灯。但很多人家心疼电费,天黑了在家热的呆不住,大家可去的地方就是门前的晒谷场。晒谷场上有荧火虫,是我们小孩子最爱捉的,捉住了放在葱叶的管子里,绿莹莹的闪着亮光,我们摇晃着、呐喊着,在场院里冲杀。其实晚上最凉快的是小河边,一到天黑就有嗖嗖的小风从河的上游吹下来,但大人们怕我们不安全,就骗我们说那儿的荧火虫其实是鬼火,吓的我们晚上都不敢到河边去。


  小时候,每人必备的驱热工具是扇子,那时候大部分人用的是蒲扇,蒲扇面大,扇出的风受益面积大,但力道不能太足。纸扇那时是很少见的,它娇嫩、易坏,扇出的风小,只适合穿皮鞋的城里人装点门面,我们乡下人用不着。


  夏天我们最盼望的其实是吃西瓜。那时的西瓜较少,我们村很少有种西瓜的,有时亲戚会送来几个大西瓜。儿时西瓜虽少,但味道醇正,绝对沙瓤,先提来冰凉的井水,把西瓜放进井水里拔凉。咔嚓一刀切开,红瓤黑籽,又沙又糯,比现在的西瓜有味道几倍。


  我们还在夏日的林间、草丛中随意穿行,摘山捻等野果。有时树上的野果就三五个,也要去摘,亲手摘的野果感到特别的香甜,这是夏日里特有的甘甜。


  儿时的夏天,是美好的,它丰富了我的童年生活。有趣是过程、是参与,结果次之。


  儿时的夏天是苦涩的,只有从苦涩的生活中走过来,才懂得现在生活的美好和甘甜;儿时的夏天也是多彩的,放飞了心情,收获了乐趣,换来了现在美好的回味留恋,更是人生的一大精神财富。

图文无关,文章配图来源:拍摄作者授权发布。

编辑:戴颖箐;校对:苏荷;

策划:周逸帆;责编:诗晴;

投稿邮箱:

qq.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